拿什麼拯救自己

一直是個傷感的人,背著一顆感傷的靈魂,遊走在歲月的脊樑。拼命奔走的蔡加讚 同時也把快樂遺失在早已模糊的腳印裏,找不到可以讓自己開心的理由,心裏滿是找不到傷口的疼痛。 有時我會黯然神傷,被命運捲進一個荒涼的十字路口,今生我將一個人自言自語,我看到自己的心在沒有人煙的荒漠裏面沉淪,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我只能在死一般寂靜的夜裏百無聊賴的慢慢消磨自己的銳氣,自己的一生,靜靜的看庭前花開花落,雲卷雲舒。 其實,我是一直堅強的活著,對生活沒有絲毫的怨言,坦然面對一個又一個漫長的黑夜和那種欲哭無淚的疼痛及落寞。不想任其蔓延,任其痛徹心扉。 因為,我知道不能這樣不能那樣,不能為自己買醉,把痛深深埋葬,把自己魚肝油丸活活埋葬。 徐志摩說:我將終身尋找靈魂的伴侶,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牢牢記住一個旁白,鳥的遷徒是關於承諾的故事,歸來的承諾,不會有人給我什麼承諾,我也不會給別人再多的什麼,正如一朋友所說:二十一實際,是個幸福的年代,沒有什麼買不到,二十一世紀,是個可怕的年代,因為什麼都可以買得到,包括感情。所以也不會脫髮治療 有太多奢望,有時候愛過就好。 我聽見自己心靈的聲音和空靈的《塵埃》一起輕輕吟唱;我聽見風從窗臺輕輕掠過;我看見葉子無奈的從它摯愛的樹上離開…… 只是我還找不到人生美麗的座標,找不到心靈的歸途…… 今生,我將拿什麼來拯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