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壯志不言愁

領取第一個月十九塊錢薪水的我,興奮地倡議朋友——鵬和富飲酒相聚。從小學dermes 激光脫毛到初中畢業的患難好友勞燕分飛:我參加了工作,富考取了技工學校,鵬念了大學。那年月是相當相當清貧的鐵哥們兒頭一次分別的這樣久早就盼望這一天:六個罐頭,一瓶“老白乾”,飯後聚在富家中——享受著無拘無束慷慨激昂通宵達旦直至爛醉如泥的狂樂。 那天都吃了些什麼,已經記不得了,酒也不是斯斯文文地呷。行酒令、拼“賦酒詩”成了我們發洩的重要對象——你吟“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他賦“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流”;豪興當頭,我們引頸高歌:“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醉臥疆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一腔熱血,幾番報復,佐酒助興,壯懷激烈! 猜拳劃掌談古論今吟詩唱賦酒盡杯幹之時,才發現已到了午夜時分。大鵬主張散去,小富和我卻力主再沽酒盡興方歸。摸著羞澀囊中的僅剩一元錢,決定買一斤散白酒,來一個不醉不休。 畢竟已到節氣,儘管無風,也冷得刺骨。可這絲毫沒有減退我們的興趣,面對著昏暗暗的路燈,面對著空蕩蕩的長街,不知誰提議:唱歌驅除寒氣提高興致,齊聲贊成。於是,我們三人手挽著手,肩並肩,踏歌而行。 我們——走在——大路上——意氣風發——鬥志昂揚——共產黨領導革命隊伍——披荊斬棘奔向前方——向前進!向前進------ 嘹亮的歌聲激蕩在我們周圍,仿佛“注熱機”,使我們感到熱血沸騰,就連路旁的夜明燈,也象reenex膠原自生受到了傳染,暫態間顯得明亮了許多。最後,我們早已唱跑了調兒,只剩下咚咚的腳步聲伴隨著“向前進”的呐喊在長街上延伸、擴散------ 連敲了三家飯店,都沒有散白酒,好容易叩開又一家小賣鋪,卻引起了小老闆的一陣緊張和誤會,接過一元錢,推出一瓶酒,趕緊就關上門。我們卻顧不了這些,捧著酒,象捧著“瓊漿玉液”,飛似地跑回小富家,繼續進行無拘無束無法無天的豪飲狂歡。 狼跡遍地的結局自是不必說了,爛醉如泥也無悔無渝。最慘的就數不勝酒力的我,頭重腳輕地躺了三天,人生也第一次嘗到了醉生夢死的滋味!也把家人下得夠嗆,團團圍著轉了三天。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轉眼間當年豪邁的同學聚會如過眼雲煙三十年。那些激情壯志,現在還剩下多少呢?生活教會了我們成熟,歲月給我們青春的臉上寫下了滄海桑田,我們都變了。鵬投身商海,發跡後,遷居大連。富,不改初衷,遠涉重洋,遊學它方,最後落腳在上海。耳順之年的我們,華髮已生,再也沒德善健康管理有激情煮酒論英雄了。少年壯志只能成為我們心中永遠的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