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就是人生中最高程度的優秀

  “我就是想不通,他到底為什麼喜歡她不喜歡我…”茉莉小姐探索四十 呃人擦掉一滴顫巍巍欲墜的眼淚,狠狠地咬了一口手中的馬卡龍,”我真寧願他最後選擇的是個比我強的人,至少讓我輸的心服口服啊。現在這算什麼?算他瞎了眼還是她走了狗屎運?”   我們看著她的忿忿不平會心一瞥,想起她倒追男神三年未果的苦戀,如今被他人一朝輕輕鬆松摘了去的不甘和失落,便立刻寬容了她那不饒人的刻薄。   茉莉小姐惡毒地伸出纖纖玉指“那女生大概有這麼高”她指指自己的肩膀,“大概有這麼壯”她比劃出兩倍的腰圍。“滿臉都是雙下巴!長得一點也不美,也沒覺得有多聰明伶俐”,她白眼三連翻得像是背過氣去“連王國維是清代人都不知道,還以為是跟周國平一個年代的人,真是貽笑大方。”   她痛快地吐槽一通得出結論“這個女生跟他在一起,肯定是那種卑躬屈膝俯首貼耳逆來順受的類型,所以鮮花才總是插在牛糞上。”   “所以啊…你也要趕快去找自己的牛糞。”我打趣她。   “我才不屑跟那些人在一起呢”茉莉小姐嫌惡地撇撇嘴“整天就知道討論工作,吃喝玩樂和球賽遊戲,我喜歡的人一定要有深度,可以談人生談未來談文學的靈魂伴侶。”她眨一眨明亮的杏仁眼“每天跟公司那些男的一個桌上吃飯聽他們聊天,我都自己在玩手機,他們一個小時聊天的資訊還沒我刷十分鐘知乎獲得的長進多。”   拋開失戀之後突如其來的刻薄和怨毒不算,茉莉小姐確實是個內外兼修的優秀美人,就憑她化完妝活像年輕時候的邱淑貞的模樣,和一雙大長腿一副馬甲線就足以勝過絕大多數的同性,偏偏好皮囊下生了一副玲瓏心,自學著兩門外語會插花懂茶藝好讀書,又沒有公主病和玻璃心。   我看著她嫋嫋婷婷消失在暮色中的背影,都覺得有點遺憾,果然愛情這東西全憑感覺,跟個人是否優秀根本無關。   見到茉莉小姐的“情敵”,則是在朋友力邀的一次登山活動中。在車上的時候我正好坐在她前面,出於好奇忍不住偷偷回頭多看了幾眼,雖不像茉莉小姐描述的那麼面如無鹽,可絕對也是個掉進人堆就找不到的姑娘。   她並不是那種活躍又熱情的自來熟,在發起人要求大家自我介紹的時候甚至有一點靦腆,也並不是那種心細如發體貼入微的性格,車子剛剛開動她就發現忘記了帶水壺,伸手去接鄰座遞來的紙巾時也毫無意外的狠狠碰撞了男神的頭。   我有一點點理解了茉莉小姐的不甘心,腦海中全是她的大白眼“至少讓我輸的心服口服啊…”   車上的人很快開始熱絡起來聊天,最初永遠是女同胞在聊八卦,某位歌手吸毒某位影星公佈戀愛誰誰誰愛了誰誰誰,一會變成男人們在討論球賽,某位明星某個賽季更看好誰。都是茉莉小姐最不屑一顧的“淺薄”話題,那姑娘卻聊得饒有趣味,看得出並不是某個領域行家,卻能適時地蹦出一點冷幽默讓講話的人不必冷場。   當我們都爬得精疲力盡的時候路過一條小溪,她歡呼一聲連蹦帶跳地跑過去,一步沒站穩願景村人生課程立刻絆了一個姿勢毫不優美的趔趄,然後回頭對著他不好意思的扮個鬼臉,蹲在小溪邊一邊撩著水一邊哼著歌。我立刻腦補出茉莉小姐那一貫優雅從容的身姿,和她對大街上拉著手蹦跳的中學女生那句評價“幼稚,一點都不端莊。”   那姑娘抬起頭來的時候,大家都一樂,她不知從哪里拾到了幾粒紅透的楓葉種子,撕開貼在了鼻子上,配上她折疊成牛角狀的青灰色帽子和故意做出的兇狠表情,遠看上去像極了牛魔王。   燒烤時她像男人一樣隨意地蹲著,一邊幫忙點火,一邊笑嘻嘻地回過頭跟別人聊著世界十大馬桶的排名,那笑臉在陽光下近乎透明,莫名其妙地,就讓人忽然有一種感受到生命力的感覺,澎湃又簡單,愉悅又輕鬆。   這樣的感覺是茉莉小姐不會讓人有的,她永遠都正襟危坐,永遠都掛著標準笑容維持著優雅的身姿,永遠都不會蹲在溪邊玩水,喜歡討論的是黑澤明的電影,阿西莫夫的科幻和黃碧華的小說,她從來不屑俯就那些吃喝拉撒睡的世俗話題,也從未惡搞過自己去娛樂任何人。   秋日的月亮讓人覺得美,接地氣的烤紅薯卻讓人覺得快樂。   真心話大冒險的時間,有人問男神“說說你為什麼喜歡XX。”男神毫不猶豫地回答“因為她是個有趣的人,跟她在一起,不會壓抑也不會覺得無聊。”   姑娘在一邊羞紅了臉揶揄他“這樣啊,我還以為是你覺得我美呢。”   引起一片善意地哄笑“你美,有趣的姑娘最美麗。”   你有沒有覺得,有趣要比優秀更難?   做個優秀的人要靠著一股拼勁一腔好強和一副好頭腦,而做一個有趣的人,卻需要一副赤子般的熱心腸。   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可能為你的優秀而略微屈服,卻從不會因為你的赤子心腸讓出一條路來,所以帶上盔甲永遠比坦誠待人容易,相信和接納永遠都比懷疑與拒絕更困難。   你從來被教導要去做個優秀的人,要內外兼修要腹有詩書要儀態萬方,可從沒有人教過你,要去做一個有趣的人和如何去做一個有趣的人,將這無趣的世界活成自己的遊樂場。   我曾經在少年宮的門外見過一個少年,看上去不過十五六歲年齡,背著小提琴包的身影挺拔得像是小白楊,可皺著眉頭的神情像是個看穿紅塵萬念俱灰的老頭,遠處的草地上兩只小狗在撒歡打鬧,十分憨態可掬,他停下腳步站在那兒看著,飛快而短暫地笑了一下露出一點年輕人的朝氣,一瞬間寧澤濤笑容斂去,又像是怕被什麼東西抓住一般低下頭匆匆趕路。   他長大以後,應該會成為一個很優秀的人吧,我猜,世人眼光中有才多金的青年才俊。可是大概,他永遠也不會成為那個有趣的人吧。像茉莉小姐一樣,優秀著無趣著孤獨著,在尋找另外一個優秀而無聊的靈魂。   他們大多半的生命力,都早已耗盡在每天維持成熟優秀的外在和與懶散幼稚內心的死磕搏鬥中,沒有餘力愛自己,也沒有能力將自己的生命力打通流動給他人。   你可以努力,可以嚴肅,可以內向,可以以一千一萬種方式做個優秀的人,但是請千萬不要捨棄自己的有趣。   對一切未知報以好奇,對一切不同持以尊重。去接納並且喜歡自己,不再遮掩任何歡愉,尷尬,羞澀與失落,去做一些接地氣的事情,讓自己用心去喜悅,而不是表情。然後用你澎湃的生命力去喚醒另一個人。   你只有成為一個有趣的人,才能遇到另一個有趣的人。   因為有趣,就是人生中最高程度的優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