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終究是一場煙花的絢爛

  也許故事早已經更改,我們留下那一絲絲涼意,還在心頭徘徊,以為有減肥餐單了誓言在心裏,就可以把彼此的心緊緊拴住,不再讓愛斷裂,可是時間證明了愛情的路上,無論你走的多麼的小心翼翼,都還是會在某一個路口,不小心就走失了彼此。曾經以為遇到了你,就遇到了知音,可以一生與你酒樽共飲,錦瑟共鳴,高山流水。      當光陰流失的時候,我們的愛,也在時間裏一點點的消失,最後就留下孤獨的想念。往事沉浮,誰是誰的永遠,那些蟄伏在彼此心海的誓言,在經年輪轉裏是,否早已經被風吹的淩亂,倘若相遇早已經註定了訣別,何故還說那些信誓旦旦的誓言,而如今一個轉身,就是一個天涯,一個海角。當愛已經成了往事,不想再去追,就讓它隨緣逝去,愛若消失,就成了落花的美麗,把它拾起夾進我的文字深處,成就一段繾綣的回憶。      人海茫茫,一個不經意,我們便有了相遇的回眸,也許正是因為那一次不經意的眼神碰撞,從此那個難忘的身影,就紮根在對方的眼睛裏,心裏,留下人生的一幅安暖畫卷。      慢慢人生路,讓我懂得,一些東西不可以放肆的露出真實,只能默默潛藏在心裏。不要輕易許下承諾,承諾太輕,一陣冷風吹過,便吹的支離破碎,承諾太重,思念會讓你壓得窒息,精神崩潰。一切淡淡的開始,淡淡的延續,藏在心裏,也不要說喜歡,也不向你許下沒有未來的承諾,就這樣在光陰深處,安然想你就是恰到好處的我喜歡你。      有些殤,總是會在心上留下一道深深的疤痕,無論過了多少流年,依然不能夠抹平,根深蒂固的植在了骨髓裏,總想讓它在時光裏淡去,擱淺成淺淺的回憶,但是嘴上的無所謂,心裏卻在痛的流出殷虹的血,葳蕤這愛的情深意真。離別是痛苦的,離別也是無奈的,當彼此已經不再牽掛,就是離別的必然,很少有一段感情可以彼此守到春暖花開,大部分感情都被時間沖淡,或者夭折,唯一留下的就是暖暖的想起。      也許在你的世界裏,我已經成了你的陌路過客人,已經錯失了上天給我們最美的緣分,只是眼霜我的心裏卻無法忘記那些曾經你給過的溫存,這些溫存,是我對你最幸福的回憶,而在我心裏,不管有多少人經過,卻都不及你。終於懂得,很多愛情不過是曇花的美麗,誰可以真正的守著彼此天荒地老,人生之若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那好吧,對你,不說分手,不說別離,就這樣靜靜的把愛放進心裏,不說海枯石爛,不言地久天長,就這樣,把你念成當初相遇時候最美的模樣。輾轉光陰,每一段故事都是一副美麗山水,是一闋靜美詩詞。走過歲月的長廊,學會慢慢讀懂人生的純簡,讓心靈得到更多的快樂,生命更加豐盈和斑駁,而你就是我一生的美麗和斑駁,也是抹不去的思念。      之所以思念,往往讓人感覺痛苦,是因為我們把快樂給遮罩了,當我們不再感覺思念是唯一的時候,我們的世界就會如陽光照耀一樣的幸福,當思念在心底氾濫,我的快樂也就被你遮罩了,可是卻被你遮罩的那麼心甘情願,是我自己太過於圍繞你,而忘記了自己嗎?誰說的愛七分就好,愛十分就會忘記自己,好想問問你,到底今生愛我了幾分,是不是像我愛你那樣的十分呢?      曾經,我用炙熱的靈魂將你的愛火點燃,你用柔情將我們的愛寫的溫暖,你說,我今生是你的生命,只要你的生命還在,你就不會讓我孤單,於是我守著你的諾言,堅信你就是我永遠的晴天,也許誓言太真,也許愛的太淺,躲不過紅塵亂劍,終於把所謂生命在愛不棄的誓言,統統斬斷,從而你我成了彈斷的琴弦,也失去了鳳凰涅磐的勇敢。      沒有你,我獨自在風裏徘徊,雪花飄落的季節,心碎的感覺。如何還能堅持等待,假如愛真的走了,我的心就枯萎在這個季節,把有你的影子漂白,再刷新出一個嶄新的未來,做個高傲的人不再愛到塵埃。      今生,我無法把你的冬天,變成春天,也許我和你是夏天和秋天的距離,我熱情如火,你冷漠如秋,面對這韓國食譜份不可能,只得心結成冰,也不再說愛你。一路感情,跌跌撞撞,終究是莫名的殤,你在,我就在,你不在,我不等待等待,只是徒勞的空白,雲的世界,風懂。你的世界,你懂。若思是刺,我會試著拔掉,我就是這麼殘忍。假如我放手,你可以飛的更高,更快樂,那我會放你翱翔在你的世界,不再打擾,讓你尋找你真正的快樂。      放手並不是不愛,是因為太愛。其實心裏一直很清楚一個道理,愛了就把愛經營到底,不要把愛情當遊戲,傷了彼此,失去甜蜜,最後剩下孤獨的回憶,也並沒有想要的奇跡,與其半路放棄,不如把你放進心底,一生一世停在最初的美麗。我沒有驚鴻一瞥的美麗,拴不住你的心,唯一可以做到的,就是放愛走,還你一片你的天地。      牽過愛的手,把滾燙的愛刻進你的手心,請你握緊,因為我可以給你的只有這最真的愛,你懂,就不要再把難過掛在心海,也許今生我給不了你想要的快樂,唯一的只有那一顆,赤裸裸愛你的心,還有那不變愛的赤誠,希望以後沒有我的日子,你可以春暖花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