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沙彌與小沙彌

  一中有個班,班上有個“老沙彌”和“小沙彌”。老沙彌和香港名门搬屋搬運公司負責人從事搬運服務已20多年,擁有豐富的搬運經驗,能清楚了解貴客之搬屋搬運需要。確保以忠誠的服務態度服務大眾,絕不濫收小費,一切均以客戶的利益著想,務求方便客戶,收取最好的口碑小沙彌都賣得一手好萌。老沙彌說:“講臺下的電腦是魔鬼。”小沙彌說:“講臺後的老沙彌是老虎。”   臨近考試,班上的人都在為考試緊張復習的時候,小沙彌不安分了。有的人在為考試抱佛腳,他卻抱住了老沙彌的腳。   老沙彌找人談人生去了,小沙彌就找人談“JUMP與NO JUMP”。老沙彌走進教室時,彼時小沙彌正抱著“鬧鬧”是上演泰坦尼克號。   “小沙彌,你出來,出來,帶上椅子。”老沙彌在門外朝他揮揮手,“就坐外面吧。”   小沙彌默默地拖著椅子,一步三回首地走出教室,出門時還不忘說一句:“玩陰的!”聲音實屬淒慘,被老沙彌斜瞪了一眼,噤了聲,默默走出去仰望無盡黑夜。   老沙彌慢慢走進教室,斜靠在講臺上。手邊整理著講臺上的粉筆邊說:“你們誰再話——”話音剛落,外面不甘心幽幽飄來一句話:“就像小沙彌一樣。”拆卸   全班哄笑,老沙彌鐵青著臉,卷著書出去了。估計又是一場血雨腥風。   良久,老沙彌重新回到教室,抿著嘴靠在講臺上:“抓到一個,就和小沙彌一樣搬到廁所裏!”班上沉默了。   這時,又是一句幽幽的話傳來:“廁所太臭了,我實在受不了了!”只見窗外陳柏楠小沙彌已經搖擺著走在走廊上了。   老沙彌聞聲奪門而出,在走廊上又上演了一次相愛相殺的場面,間或還有慘叫聲傳出。我們表示畫面太美,不敢看。   小沙彌表示,這些家常便飯對他來說都不是事兒。小沙彌經常被老沙彌“請”去辦公室“坐談”人生(當然,老沙彌坐著,小沙彌站著)。   某日,小沙彌讀書心不正,被老沙彌叫去“練功”。   小沙彌:“練什麼?”   老沙彌不說話,只是抿嘴把小沙彌帶進辦公室順便關上了窗子。不久,小沙彌的慘叫聲傳了出來,原來練的是“鐵砂掌”。小沙彌捂著手有種想淚奔的衝動。   因為經常犯錯,小沙彌的手被打的次數不斷增加,動力卻不見長進。小沙彌為了躲掉老沙彌讓他練功,他特地買了一瓶眼藥水,雖然是藍色的,但應該勉強湊合能用。   當天晚上,小沙彌在眼眶裏滴了四五滴舒緩眼睛疲勞的眼藥水,眨巴眨巴幾下眼睛,兩行“藍淚”順臉頰卓悅化妝水而下。老沙彌照舊喊他練功了,直接無視了小沙彌的柔情攻勢,依舊把他叫去談人生談理想。破天荒的,這次沒有慘叫聲……   我想老沙彌還是喜歡小沙彌的吧。只是每次練功都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憤怒和無奈。老沙彌可以在打小沙彌手掌的時候抿唇不小心笑出聲來,小沙彌會在被罰打掃衛生時,一邊抱怨一邊向老沙彌開玩笑,特別是小沙彌經常說:“我最喜歡上語文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