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城鄉教育均衡

  

  春節返鄉,媒體帶來了新的觀察。例如,據中國新聞網報道,越來越多的農村父母開始將孩子送往城裏讀書。為了方便孩子上學,有經濟條件的家庭在縣城買房,一些家長還專職陪讀。舉家遷入教育條件更好的地區,已經成為農村教育的新動向。在許多縣城,房價的堅挺甚至上漲,與“教育進城”帶來的房產需求密切相關。

  正如新聞報道中援引受訪者說:“‘學區房’概念,之前只有在大城市才能聽到,沒想到我們縣城也有了。”近年來,“學區房”並非大中城市才有,年輕的農村父母也在反反複複地提及和強調這一概念。尤其是一些在大中城市工作但又打算回鄉發展的年輕人,更富有購買“學區房”的意識。

  “學區房”之所以重要,核心的價值在於提供了更為優質的教育。相比鄉村的中小學,縣城裏的學校在硬件和軟件上都具有更大的優勢。特別是師資上的優勢,這是鄉村學校完全無法相比的。普遍的規律是,縣城中小學的優秀教師被省市學校挖走,而鄉村學校的優秀教師則向縣城學校積極靠攏。老師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所以許多家長沖著這一點也會舉家搬遷到縣城。

  盡管並不是每一個從鄉村轉學到縣城的孩子都可以獲得更優異的成績,畢竟,換個環境,換了老師和同學,也許對某些孩子的心理會造成意想不到的負面沖擊,反而影響他們的成績提升。但是,對於家長來說,明顯區別的升學率擺在眼前,肯定要去拼一把。正所謂“孩子讀不出來也沒辦法,但如果成績明顯進步,那就是做了一個極為成功的決策”。這種家庭決策表明越來越多的父母開始深度關注孩子的教育。

  除了教育質量上的吸引力,在縣城買房也會有一些其他方面的誘惑。例如,在過去幾輪的房價上漲浪潮中,縣城房價雖然不比大城市,但是以十年的時間標尺來算,也普遍漲了不少。此外,縣城的商品房比農村的自建房更有流通性,交易更容易。所以,一方面是教育投資,另一方面則是資產投資,兩者都不誤,自然就能引起一陣風潮。

  更何況,縣城在醫療、文化、消費方面的設施比鄉村高出不少,所能提供的就業機會也更多。另外,相比之下,目前農村地區的環境和衛生已經不能與幾十年前相比。對比之下,縣城的生活環境反而因為環保和清潔方面的投入較大而保持得不錯。所以,在有經濟能力的前提下進行搬遷,這是一種理性的選擇。

  從家庭的層面出發,發生在廣大基層的“教育進城”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假如從國家層面出發,政府需要意識到“教育進城”可能是教育公共服務供給失衡帶來的副產品。前文已經提及,鄉村教師奮鬥一生的目標很可能是調入縣城的好學校,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與“教育進城”的原因類似,鄉村和縣城學校的曆史投入量、發展機會、生活空間存在明顯差距。在一些地方,服務偏遠山區學校的教師可以獲得更多補貼和晉升機會,不過,這也在客觀上造成一些教師利用這個政策作為晉升的跳板,即從長期來看,鄉村留不住好老師。

  確保教育公平的辦法有很多,並不一定要罔顧教師群體本人的意願讓他們必須留在鄉村。但改善鄉村學子的處境又是現實面臨的問題,如何在二者之間尋求平衡,這就是政府部門所要面對的難題。一味向農村學校增加投入,也許並不現實,改革應該是借助更多的新觀念和新技術,而不僅僅是增加投入的問題。

  此前,教育部曾著力推廣慕課課程,試圖通過優秀課程的網絡化來解決師資不公平問題。這一政策的效果如何目前還不好評議,但是引入互聯網、人工智能、高速交通工具等等新技術,一定是解決城鄉教育差距的大方向。從這一角度出發,期待網絡和高鐵可以發揮更大的作用,可以拉平中國經濟,也補上教育鴻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