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冬前一天

  悲哉秋之為氣也!蕭瑟兮草木搖落而變衰,憭栗兮若在遠行,登山臨水兮送將歸。——題記

  立冬前一天,和同事開車到朱陽選購蘋果。山高路險,道如盤腸,一趟顛簸的行程,走了將盡七個多小時。晚秋季節,走進伏牛山系,主題依然是蒼涼。而我卻沒有觀賞風景,思緒隨落葉飄蕩。我想為整個秋季做個小結。算是告別這個秋季的一篇結束語吧!

  今年秋天,對我來說,也算是略有收獲。立秋當天,坐在回歸的列車上,觀夏秋交替寫了一篇《淺秋走來一路思》;而後,中秋時節感諸人對秋的傷感泛濫,反其道而行之,寫了一篇《醉秋》;再後來,在秋雨蕭蕭的情境下,寫了《一場秋雨後》來對人生做了一次梳理。然而,總覺著不夠圓滿,可也找不到缺憾在什么地方!

  今日行程讓我恍然而悟:我把秋迎來了,卻沒有把它送走。可是在這草葉零落,歸雁哀鳴,水泛寒色,山有裸意的環境中,我怎么把送別的文章寫成一曲歡歌呢?秋風,卷起思緒……(中國散文網- www.sanwen.com)

  從秋的來到至秋的離去,秋風是最忠實的跟隨者。就以《送秋風》為題,為這個秋天畫上一個句號吧!

  秋風入庭樹,孤客最先聞。初秋的風如幼兒,輕柔的呼吸吹走夏的炎熱,帶來一絲涼意,仿佛湊近你的耳邊喃喃私語,看你睡熟的樣子半天喊不起來,就攛掇著秋雨,把你的頭發澆了個淨濕,卻讓人興不起一絲責怪。

  中秋時,秋風長大了,也許精力過於充沛,小時候的淘氣一點也不減,不是趁著樹木的不備,把它的綠衫上,畫的五顏六色。就是把野鴨子嚇的瑟瑟發抖,鑽在窩裏不敢出來。或者是偷偷拉著蘋果、橘子、辣椒等喝燒酒,把它們的臉都一個個喝的通紅。自己卻沒事人一樣哼著小調躲走了。“秋風吹不盡,總是玉關情。”一曲秋風詞唱的稻穀笑彎了腰,高粱漲紅了臉,玉米樂開了懷。

  晚秋的秋風象一位老者,總是囉囉嗦嗦的嘮叨著:北邊的大雁該南歸了,再不走天就該冷了;西山的柿子該摘果了,再不摘掉到地上會摔爛的;東頭的樹林裏道路上的落葉該清掃了,不掃幹淨冬天容易著火;南面池塘裏的蓮藕怎么還不挖,想讓冬天變成雪蓮嗎?落葉西風時候,人共青山都瘦!

  秋風沒有春風之張揚,夏風之熱烈,而是以她的靜美和從容喚來寒風的淩冽。秋風,你帶來了迷人的景色,帶來了豐收的碩果,帶來火紅的一切。你有著豪放的氣質,也有著輕柔、溫婉的性情。秋風是湧動的生命,秋風在不屈中成長。你堅毅的目光裏,你堅定的步伐中,情不自禁的流露出穿越天地的渴望。

  秋風送走黃葉,落葉滿天飛。秋風吹散了心緒,是誰的心聲在秋高氣爽裏飄蕩?秋風吹亂了誰的發絲,讓飛揚化為思念,纏綿了誰的心?在秋風中習慣隨風漂流,在漫長的旅程中習慣沉思。當秋風送走最後一片黃葉,一切都已隨風而去。

  馬致遠一定是把初冬當成了晚秋,才吟出了“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真正的秋思應該象張籍那樣,“洛陽城裏見秋風,欲作家書意萬重。”象“秋風蕭瑟天氣涼,草木搖落露為霜。”這樣的句子大約秋風不會識別,但我卻懂得秋風的心情,那些拍打窗戶的聲響,也是秋風給我的啟迪。秋雨離不開秋風的伴奏,所以我的文字總是濕氣很重,有淚水,有汗水或者是血水。這一切是秋風帶來的,卻也與秋風無關。

  在四季風中,秋風顯得很另類。其它三季之風似乎只能給人一種身體上的感覺。唯有秋風肅殺,能給人一種心靈的震撼。能震撼心靈的只有生命。所以,秋風是四季風中,唯一關乎生命的一種風。秋風,無味、無形、無色,卻讓果熟了、花開了、水皺了、雲散了。“刪繁就簡三秋樹”,這是深秋之樹的一種形態,也只有秋風才有此獨特的作為,其他三季的風都是無能為力的。

  春風只能泛濫生命,卻沒有審視生命的能力。在催發萬紫千紅的同時,也在繁殖無數的細菌。夏風只能麻醉事物的神經,使一切都昏昏欲睡。冬風雖然凜冽卻缺乏原則。一場冬雪落下,總使冬風的凜冽成為一種空洞的表白。該去的去了,不該去的也去了;該留的留下了,不該留下的也留下了。唯有秋風才是三秋樹刪繁就簡的功臣。

  人們常用“秋風掃落葉”來形容秋風的無情。然而,我卻要說,此無情實是有情。秋風無情的是對那些背叛生命者的宣判,有情的是對那些頑強生命者的呵護。摧枯納朽是秋風的一項使命,也是新陳代謝的一種過程,秋風摧毀的是失去生命價值的殘枝敗葉,留給生命的是一個更廣闊的空間。所以,三秋樹才敢於展示自己獨特的筋骨,盡顯一派驚世駭俗的傲然。

  秋風常常跟落日聯系在一起,沒有比黃昏的秋風更肅殺,充滿悲慨之感。“秋風蕭蕭秋葉凋,夕陽斜影壁間消”,作者是懷著怎樣微妙的心情,來歌唱秋天的來臨,時光的流逝,以及生命的最終消亡。難道,在幾千年前,這蕭涼的秋風,給人們送來的是相似的愁緒嗎?